突发自燃+吉利起诉,威马陷入重重危机

前沿车市2019-09-23

对于新势力造车来说,今年这一年来一直都很难。接连不断的公关危机,和几乎无法逃脱的魔咒一样在各个新势力品牌中来回萦绕。这一次噩运降临在了威马的身上。

就在今天上午,一辆EX5发生在威马的生产所在地温州的一个红绿灯路口发生自燃,火势严重。根据网友上传的视频来看,火是从驾驶舱内燃起。好在这次自然并没有涉及人员伤亡。

在事故发生后,威马在官方微博中及时公布事件的大体情况,但是比较有意思的是在这份公告中威马否认了是因电池包起火造成的自燃事件。这也是威马量产交付后的首次自燃事件。

在此之前,威马成都研究院内曾有一辆威马EX5自燃。官方给出的回应是,自燃车为早期专门用于试验认证使用的试装车辆,经过了大量的试验与试验认证后予以报废,但一位员工违规对其进行了通电启动,引起短路起火。

不管这次的结果如何,但只要是自燃肯定会让消费者对其安全性产生质疑,尤其是在当前电动汽车普遍不被消费者接受的这个阶段。就例如之前连续自燃的蔚来,直接对销量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关于这次的自燃事件还要等待官方调查的结果发出后才能定论,但对于威马来说它的危机还远不止于此。就在最近,威马创始人沈晖的老东家吉利汽车一纸诉状将他告上法庭,正式起诉威马侵害商业秘密,索赔金额高达21亿元。

涉及索赔金额之高轰动了整个汽车圈。吉利这次不念旧情提出起诉想必是在人才和技术方面受到了不少侵害,但关于这方面的取证一直是法律中较难界定的。而沈晖则是第一时间隔空喊话吉利:不惧寒冬,不惧旧势力的挑战,更加不惧怕推动变革的阻力。

至于他们的恩怨情仇我们可能不得而知,但不妨从我们能看到角度看看他们到底为什么要对簿公堂。车企纠纷往往都来源于产品的专利,我曾在试驾威马EX5就发现了一个细节。就是上图的点火开关和驾驶模式选择的控制区域,威马EX5的样式和造型几乎和现在沃尔沃的车型一模一样。这与沈晖也曾担任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的职位会不会也有些关联呢?

另外,根据资料显示威马首款车型EX5轴距与吉利GX7仅相差4.2厘米,且有很多相同的供应商。关于供应商相同这个事来说,我觉得顶多是可以说沈晖在利用原来积累的资源,还不至于构成侵害商业秘密。毕竟在同一个体系下多年,累积到的资源确实会有一定的重叠。

除了技术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人才,沈晖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威马汽车拥有核心员工200多名,其中大部分都是他以前的同事,也就是说当时吉利有一批人选择跟随沈晖去了威马。于是在吉利向上海高院提交的起诉书中,状告主体除了有威马汽车四家法人主体公司之外,还有包括威马汽车董事长兼CEO沈晖、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侯海靖等在内的100多自然人。其中,个人名单中绝大部分都是原吉利员工。

后来也有媒体爆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侯海靖其实前身为吉利集团副总裁,而且主要工作正式负责吉利GX7的研发,而且在侯海靖离开吉利时,带走了大批老部下。这与EX5和吉利GX7构架极为相似的事件又不谋而合。

种种事件表明吉利和威马的背后却是存在着各种关联,但这些是不是足以证明威马侵害商业秘密还得看接下来法院的判决。

另一方面,威马在今年定下的目标是销售10万辆,而在今年1-8月中,它仅仅累计交付11,312辆,虽说已经是新势力的销冠,但离他自己的目标还相差甚远。此前威马汽车方面曾表示,只有销售实现5万辆之后,才能实现盈亏平衡。我也曾参加过威马的一次发布会,可以说他们的烧钱速度丝毫不亚于任何一家新势力企业。

这也就证明资金仍然是新势力造车最需要的,今年7月,威马汽车刚刚宣布计划开启D轮融资,募资额目标最多达10亿美元,将以海外融资为主,主要用于技术研发、品牌推广、用户服务及渠道拓展等方向。但是预计此次的自燃事件和被起诉都会将影响到未来威马的融资计划。

而就在最近,公开信息显示,原大股东威马智慧出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从威马汽车股东中退出,新增股东为苏州威马智慧出行科技有限公司。苏州威马智慧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100%的股份。这一消息让外界开始猜测它将以上市的方式寻求资金,但威马官方予以否认。

威马的重重危机其实也反映了新势力的整体现状,从蔚来自燃和召回、小鹏的消费者维权等等事件,“太难了”可能是所有新势力如今最大的心声。但在未来的几年中,随着传统车企电动平台的推进和政策的变化,新势力的压力只会增大,不会减小。就这么来看,其实造车的门槛依然不低。

-MoreNews-


分享:
评论4